FONT_SIZE

Cpanel

嘉華郭昌巴

天龍傳承基本上是瑜伽士的傳承。傳承內許多偉大的瑜伽士,通過根據傳承祖師所證道的方法而即身證悟,並以畢生甚至轉世來利益無數眾生。除了藏巴嘉日及其後來的轉世外,藏巴嘉日最卓越弟子之一的嘉娃郭昌巴(1189-1258)也是天龍傳承最受尊崇的祖師。嘉娃郭昌巴開發了繞行岡底斯神山的固定路線 ,並開啟了繞山修行的傳統。依郭昌巴設定的路線,完整繞行開拉虛聖山52公里的路途,約需13至15小時。

以下簡單郭昌巴如何開發繞山的路線:(全文可以在天龍雜誌2002年冬季刊號)查閱)。郭昌巴也在喜瑪拉雅山各地發現許多聖地和聖窟,後來這些地方更成為靈修者逐漸步上圓滿證悟之道的支柱。

恰協爾岡-如果從達爾虔開始繞行聖山,會到達啦龍多。當年郭昌巴繞行開拉虛聖山時,在靠近啦龍多的瑪納薩拉哇爾聖湖岸邊,突然興起喝茶的念頭,然後在周圍尋找石頭起火,但是自己的淨觀看到所有的石頭皆是佛陀及咒語,於是他向石頭頂禮及祈禱。此地因而被命名為「恰協爾岡」,即是「頂禮點」之意。

璻啦普-當郭昌巴開闢繞行朝拜開拉虛聖山的路線時,抵達一個名為冢龍的地方,看到後端的山頂皆是千佛的居所,因此審察繞行的路線是否包括這些山頂。於是他向北進行,突然一隻冢翠(藏語「母犛牛」音譯)出現在眼前,所以此地名為冢。郭昌巴知道母犛牛是上師派來帶路的獅面空行母所化現,所以依隨母犛牛向東前進,直至母犛牛在一個山洞下消失。郭昌巴向周圍看了一看,在岩石上發現母犛牛的足印,山洞內的岩壁上也有母犛牛的角印,證明了母犛牛消失在山洞的岩石內。郭昌巴明白這是告訴他必須在此山洞閉關禪修,因而山洞也被稱為「翠亭璻啦普」,即「母犛牛消失後留下角印的山洞」。

郭昌巴在山洞閉關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後,因為天氣開始寒冷,而食物也缺乏,郭昌巴覺得該是出關的時候了,於是他以自己的頭頂碰了山洞一下,祈望所有到訪過此山洞的眾生們(人、動物或昆蟲)都能轉世到更高的境界。郭昌巴在岩石上壓出了自己帽印,并在洞前的岩石上留下足印。直至1965年,修行者接續不斷地到此山洞禪修,洞旁也建了一所寺院,但在文革期間完全被摧毀,後來寺院在1986年重建。目前,翠啦普寺由竹巴傳承的札鼎波伽東度通門寺所管理。翠啦普是獅面空行母僧傑東瑪的主要聖地。

嘉若冢亢-從翠啦普往上方前進就是嘉若冢亢。在郭昌巴禪修時,啦龍普的土地神盡力服伺,因此他以食子供作為感恩,但食子卻被一隻大烏鴉帶走,郭昌巴跟蹤烏鴉,發現它落在一塊岩石上,當郭昌巴走近它時,烏鴉迅速融入岩石,留下烙印。郭昌巴立即察覺大烏鴉其實是大黑天金剛的化現。

卓瑪拉或名度母徑-當大烏鴉消失後,郭昌巴躊躇著自己該往哪個方向前進,突然出現廿一隻狼,郭昌巴知道它們是廿一度母化現來指引,於是跟隨著狼群來到路徑的頂端,此時廿一頭狼融而為一,再融入路邊的岩石中。從那時起,此路徑就被稱為卓瑪拉或度母徑。狼的烙印及自然生起的度母像,都能在路邊的岩石面上尋獲。米勒日巴也在此路徑留下足印,而在抵達度母寶殿前,天龍傳承康巴噶寺的一名瑜伽士雍給綠津也在此處留下足印。

路徑的右側,位於卓瑪拉後端一處「空行母浴池」邊,可尋獲第七世竹巴法王聽列邢塔的足印。

金剛亥母洞穴-在黃黑財寶本尊寶殿的黃黑岩對面山脊旁的河灘,有郭昌巴的閉關山洞及大黑天金剛的佛殿,再往下走就是金剛亥母的洞穴,由寧瑪派的多達克喇嘛確宜桑波所建蓋。因他沒有弟子看管此洞穴,而交給天龍傳承的竹桑噶丘林寺管理,後來又供養給拉達克的塔昌日巴。塔昌日巴的數名轉世曾經到訪此地,並建蓋了寺院。之後,朗納祖古接手管理此寺。西元1941年,哈薩克侵略雅里國,寺院被毀,而朗納土庫也圓寂了,當時的西藏政府決定重建此寺,由斯批緹喇嘛耶雪佩甸贊助工程,管理權便移交給格魯派的普壤雪佩爾林寺,然而此寺院所護持的傳統仍是天龍傳承。

 

敬邀您齊種 福田

我們邀請您成為贊助金剛轉經輪的108位大功德主之一...

 

訂閱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