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_SIZE

Cpanel

《不丹觀察家》報刊訪問尊貴的康祖仁波切

轉載自《不丹觀察家報》,2008年11月8日

觀- 《不丹觀察家》,不丹的全國性報紙

康 - 尊貴的第九世康祖仁波切

觀:可否請閣下談談您以往的轉世與天龍傳承和不丹的因緣事業?

康:從歷史的角度來說,以往康祖仁波切的轉世,均肩負起在康區弘揚天龍傳承法教的責任,並在該地建立了二百多所寺院,因此他以「康祖」為名,即「康區的轉世」之意。

但是,由於過去世的因緣,第八世康祖仁波切來到不丹,為帕羅、統薩與旺都進行三年閉關的修行人灌頂,同時也在埲堂宗庫傑的康洛卓素寺,為許多在家男女眾剃度為僧尼,所以他也是帕羅、統薩與旺都三地閉關中心的精神導師,並給予他們靈修指導。

第八世康祖仁波切是一位雙手非常靈巧的藝術家,普納卡寺裡有多幅瑪哈嘎拉唐卡,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我聽說他十分喜愛不丹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並且經常提到此地是佛法之國。總之,我相信他曾多次來到不丹,並給予許多的灌頂、口傳和教授之後,於49歲時在通薩寺圓寂。

觀:閣下可否談談您與不丹的因緣事業?例如唐果佛學院、尊貴的國師傑堪布等。

康:我與靈性導師們,尊勝的嘉旺竹巴法王與尊貴的傑堪布及不丹,均有深厚的因緣。從歷史的演變來看,大家都知道,正如天龍傳承的創始者,第一世嘉旺竹巴法王章巴嘉雷(1161-1211)所預言,天龍傳承是由帕覺竹貢續波(1184 - 1251)傳入不丹。

在著名的第四世嘉旺竹巴法王昆虔貝瑪嘎波圓寂後,化現了兩位轉世,他們本著利益眾生的目的,再次來到人間。

一位是夏尊雅旺南嘉爾,他依隨瑪哈嘎拉(耶喜岡波)的示現與預言來到不丹,除了弘揚天龍傳承外,並統一了國家,將之命名為「竹」,因為他的傳承名為「東究佩殿竹巴」。

另一位夏尊帕桑旺波及他之後的轉世,則繼續負責照管在西藏和拉達克數以百計的天龍傳承寺院。

自此之後,多位天龍傳承上師往來於不丹與西藏之間,交流有關靈修的知識、智慧並開展慈悲的事業,利益無量眾生。

這種靈性上的因緣,即使在今日,依然有跡可尋。例如:現任尊貴的傑堪布吉美卓達與尊勝的第十二世嘉旺竹巴法王(夏尊帕桑旺波的轉世),在同一位上師的座下學習,因為靈性上深厚的連繫。

尊勝的嘉旺竹巴法王經常強調修行人須心懷謙卑,他認為不丹多位飽學的教師與上師都是好榜樣。基於這個原因,再加上能夠學習著名的學者第四世嘉旺竹巴法王昆虔貝瑪嘉波的哲學觀點(這種哲學主要在不丹教授及研究),法王決定讓尊貴的突謝仁波切與我來唐果修學。

觀:您認為佛教在不丹的現況如何?佛教應如何順應時代?

康:我認為這個答案是相對的,不丹與今日世上任何一個國家相比,是個具有豐富靈性信仰與生活方式的國家,它能為全國帶來和平與安寧。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我也看到不丹出現了很多問題,特別是由於引進現代的生活方式與思維,加上對宗教信仰與習俗背後的靈性意義缺乏了解,因而產生了心靈的問題。

但是我認為我們還是應感謝那些信仰與習俗,因為自小在這些宗教信仰中長大,對於阻止我們做出負面的行為是有很大的幫助。

至於佛教應如何順應時代?首先,須知道佛法即是普遍的真理或究竟的真理。這是佛陀的證悟與教法,並非他發明的主張。因此,這普遍真理就在我們的內心,讓我們去證悟。不管時代如何改變,這究竟的真理是永恆不變的。

其次,如果有什麼要改變的話,那就是證悟普遍真理的方法。證悟的上師,會按照當時最能利益眾生的方式而有所調適。

今天大部份對佛法感興趣的人,似乎都是基於佛法如何為他們的人生帶來成功、健康,培養平靜的心境,以禪修應付壓力等。這些動機並沒有錯,但是應該逐漸培養關心自己與追求輪迴中短暫的幸福快樂以外的事情。

觀:身為年輕一代的上師,您要承擔些什麼責任?您又如何應付呢?

康:在藏語,上師們被稱為「丹津」,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佛法的持有者」。因此,從廣義上來說,上師的責任,就是要確保佛法這唯一通向幸福的永恆之道不會消失。

由於我生而為天龍傳承的持有者,有責任確保一切屬於傳承獨有的哲學、口傳、禪修與修持方式能夠保存下來,用以指導現在及未來多個世代的人通往證悟之途。舉個例子來說,偉大的上師帕莫竹巴(1100-1170)是寧千日巴(1128-1188 第一世嘉旺竹巴法王章巴加雷)的上師,他有八位主要的弟子,由此衍出八個不同的傳承,但是現在八個傳承只剩下三個了,這實在教人痛惜。試想想,有多少教法及通往證悟的法門就此永遠失傳了?

由於證悟的上師們如蓮花生大士與夏尊雅旺南嘉爾,曾讓這國家生色不少,並且為我們帶來許多不丹獨有的靈性傳承,因此所有的不丹人都有責任保存他們的靈性遺產,因為這珍貴遺產與不丹的歷史、文化、獨特的地位與道德價值密不可分。

所以佛法的衰落,會對這一切帶來不利的影響。

觀:佛教的宗派之間有何差別?我們該如何看待他們?

康:舉個例子來說,政府裡有不同的部門,例如農業部、財政部、教育部等。這些都是利益國家發展的分工,而每個部門各有其特性與做事的方式,我們應明白它們各自對國家發展的貢獻。

同樣道理,在金剛乘裡有不同的傳承,在取得圓滿證悟的方法上有細微的差異,但最終的目標是一致的。

因此,將不同的傳承視為使佛法的整體更形豐富,並對它們抱持同等的尊重,這一點相當重要。

觀:閣下未來有什麼活動(如首屆ADC、存為愛等)?

康:在未來一年裡,我將會忙碌地籌備首屆ADC。這是尊勝的第十二世嘉旺竹巴法王及多位天龍傳承上師共同創設的,目的是讓來自西藏、不丹、印度、尼泊爾及其他地方的靈性上師能聚首一堂,重新振興傳承內各種不同的教法。例如:三位癲狂瑜伽士章雍黑魯卡(1452–1507)、竹雍昆嘎列巴(即歷史上著名的竹巴昆列1455–1529)及烏雍昆嘎桑波(1458–1532)的教法,正在日漸消失;還有瑜伽女的傳承,也幾乎失傳了。同時,這次集會上師們會以不同的語言,就不同的題目給予開示,以利益一切眾生。對世界各地的同修來說,能與多位上師聚首一堂,正是從他們那裡接受法教的大好良機。

觀:有什麼訊息、忠告與開示要給不丹的國民呢?

康:我沒有什麼忠告可以提出,倒是有些感想可以分享。正如佛法所顯示,我們全都渴求幸福,但大部份的人卻追隨產生不幸的因緣,並且認為諸如慈悲、寬容、布施、忍耐與感恩、愛護他人等,只是追求靈性的人如僧侶、上師及修行人才有的品德。而現實是我們是互相依存的,因此我們必須讓他人幸福,好讓自己也能體驗幸福。對人類來說,這一點尤其真確,因為大部份的歡樂與痛苦,都跟如何與他人相處有關。

負面的思想與行為永遠不會帶來個人的幸福,也不會為身邊的朋友與家庭甚至社會帶來幸福。總之,我相信在反省我們過去的行為、思想和經驗時,就可證明這點。除了藉修持佛法能帶來智慧與慈悲之外,沒有其他途徑可以改變人們的思想、認知與行為了。

因此,在物質生活的成功以外,也應將人生的一部份用於培養靈性或精神上的幸福。

我認為這就是上師們提醒我們,保存由蓮花生大士與夏尊雅旺南嘉爾傳給我們靈性遺產的原因,不光是為了我們本身的靈性幸福,同時也是為了現在及未來世代的和平與昌盛。

 

敬邀您齊種 福田

我們邀請您成為贊助金剛轉經輪的108位大功德主之一...

 

訂閱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