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_SIZE

Cpanel

俗塵有愛

嘉華多康巴【香港·The CUP】請點閱PDF版(撰文:唐明/攝影:余世培)2012年3月·第122期·陶傑採訪 —— 第九世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來香港傳法,才三十出頭,語言智慧,神情慈悅,在香港充滿怨戾的八十後一代裡,可不可以找得到?擁有少年老成的涵養,因為年少與成熟,並不矛盾;反過來,無論年齡多Young,如果頭腦空洞,缺乏智慧,精神上也可以衰竭枯朽。

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

1981年生於印度大吉嶺,於不丹唐果佛教大學就讀,獲佛學碩士學位,為藏傳佛教天龍(Drukpa)傳承的資深靈修導師之一,曾往歐洲、南美、亞洲各地講學傳法,現居不丹。

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在港大與一群九十後會面,發現愈來愈多年輕人,開始關注心靈與精神的追求,iPhone換了許多部,還是換不來內心的快樂與滿足。也許是「見過鬼怕黑」的後遺症,全世界經過一場金融海嘯,終於有所醒悟,為什麼「這是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沉迷物質到了頂,碰了壁,會不會去推開追求精神的那道窗?

許多有過瀕死經歷的人,都有感官能力突然超越正常的體會,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解釋:「按照佛法來說很正常,這就是「中陰身」(Intermediate)的階段,也叫Bardo,但並不只限於靈魂脫離肉身,往大處看,人生本身,夾在出生與死亡之間,也未嘗不是一個中陰身的階段。」

人從哪裡來,為何從呱呱墜地的嬰兒開始,就注定各有個性,為何今生會是這樣的人?佛教的「業力」,不止是因果之論:「業力是我們每個人的所思所為,每一個人都由人生的經歷塑造而成,生是甚麼樣的人,死了也一樣,分別只是沒有軀殼而已。」

仁波切與香港資深媒體人,有「香江第一才子」之稱的陶傑,一起討論時下年輕人面對的挑戰 仁波切參與歷時一個月的環保步行 仁波切參與植樹活動

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解釋最常見的三種人生觀:「第一種是Divine Intervention,一切冥冥注定;第二種靠運氣,by chance,命運發生純粹偶然,人生是每一個人自己的行為、思想所締造,每一個行為,都會種下一個果,而結果可能要等很長的時間才會浮現。」他勸說:「社會上眾人意志的集合,不要以為自己很渺小,你的所作所為就沒有影響。」

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如何,是揚善還是為惡,是和諧還是雜亂,是美還是醜,是萬千個人所作所為的集合,這就叫「共業」了,今日香港的所有問題:空氣污染、交通擁擠、樓價過高、生活壓力大,年輕人無望,甚至政府官員的諸多過錯,即使身為普通市民,也不要以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

但香港的問題,譬如崇尚物質,拜金至上,也已是Universal(普遍)的現象。美國帶領的消費主義,主宰了近三十年的世界潮流,直到今天,中美成為全球「兩大超壩」(Two Most Dammed Countries),形容這兩國對資源的佔有與壟斷。中國人到處購物,還衍生了一個新的英文單字Chinsumer,但愈瘋狂搶購,愈暴露出內心的不安與空虛。

嘉華多康巴 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現居不丹。不丹、尼泊爾、印度、緬甸,與西藏不但相鄰,還共享水源,但中國政府近年在雅魯藏布江截流大修水庫,直接影響別國的命脈,地區的不安何嘗不緣於人心狹礙?「佛教沒有國界的概念,不相信民族主義,因為我的前生可能是中國人,你今生是中國人,前生也可能是印度人,美國人,為國家種族而互相爭鬥,完全是一種受現世局限的知障。」

佛法的要義,最精於一個「知」(Awareness),無知是一種「障」,障又平白生出多少孽?去除人的罪孽,第一步,就是去除無知的障礙。康祖仁波切(嘉華多康巴)到港正值情人節當天,對於香港年輕人慶祝情人節之,他並不反對:「慶祝愛,總比散播恨好得多。」

但到底甚麼是愛?「盲目的愛是危險的。愛也是一種知,相知而相愛。在這世間,生命相依,人類與其他生物,都需要自然環境,知道這種關係,就自然會有所行動,挽救保護,愛就是『知』的行動。」

佛法不但無分國族,還相信眾生平等,不但主張做世界公民,更以宇宙的層次看待生命。臨別之際,他主持了一場「放生」,「放生的意義」,他說:「絕不止於為了自己積德,而更多是出於愛護生命。」厚生載物,才是世間大愛,或許也是值得經歷一段人生的理由。

 

敬邀您齊種 福田

我們邀請您成為贊助金剛轉經輪的108位大功德主之一...

 

訂閱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