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_SIZE

Cpanel

《不丹观察家》报刊访问尊贵的康祖仁波切

转载自《不丹观察家报》,2008年11月8日

观- 《不丹观察家》,不丹的全国性报纸

康 - 尊贵的第九世康祖仁波切

观:可否请阁下谈谈您以往的转世与天龙传承和不丹的因缘事业?

康: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以往康祖仁波切的转世,均肩负起在康区弘扬天龙传承法教的责任,并在该地建立了二百多所寺院,因此他以「康祖」为名,即「康区的转世」之意。

但是,由于过去世的因缘,第八世康祖仁波切来到不丹,为帕罗、统萨与旺都进行三年闭关的修行人灌顶,同时也在埲堂宗库杰的康洛卓素寺,为许多在家男女众剃度为僧尼,所以他也是帕罗、统萨与旺都三地闭关中心的精神导师,并给予他们灵修指导。

第八世康祖仁波切是一位双手非常灵巧的艺术家,普纳卡寺里有多幅玛哈嘎拉唐卡,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我听说他十分喜爱不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并且经常提到此地是佛法之国。总之,我相信他曾多次来到不丹,并给予许多的灌顶、口传和教授之后,于49岁时在通萨寺圆寂。

观:阁下可否谈谈您与不丹的因缘事业?例如唐果佛学院、尊贵的国师杰堪布等。

康:我与灵性导师们,尊胜的嘉旺竹巴法王与尊贵的杰堪布及不丹,均有深厚的因缘。从历史的演变来看,大家都知道,正如天龙传承的创始者,第一世嘉旺竹巴法王章巴嘉雷(1161-1211)所预言,天龙传承是由帕觉竹贡续波(1184 - 1251)传入不丹。

在著名的第四世嘉旺竹巴法王昆虔贝玛嘎波圆寂后,化现了两位转世,他们本着利益众生的目的,再次来到人间。

一位是夏尊雅旺南嘉尔,他依随玛哈嘎拉(耶喜冈波)的示现与预言来到不丹,除了弘扬天龙传承外,并统一了国家,将之命名为「竹」,因为他的传承名为「东究佩殿竹巴」。

另一位夏尊帕桑旺波及他之后的转世,则继续负责照管在西藏和拉达克数以百计的天龙传承寺院。

自此之后,多位天龙传承上师往来于不丹与西藏之间,交流有关灵修的知识、智慧并开展慈悲的事业,利益无量众生。

这种灵性上的因缘,即使在今日,依然有迹可寻。例如:现任尊贵的杰堪布吉美卓达与尊胜的第十二世嘉旺竹巴法王(夏尊帕桑旺波的转世),在同一位上师的座下学习,因为灵性上深厚的连系。

尊胜的嘉旺竹巴法王经常强调修行人须心怀谦卑,他认为不丹多位饱学的教师与上师都是好榜样。基于这个原因,再加上能够学习著名的学者第四世嘉旺竹巴法王昆虔贝玛嘉波的哲学观点(这种哲学主要在不丹教授及研究),法王决定让尊贵的突谢仁波切与我来唐果修学。

观:您认为佛教在不丹的现况如何?佛教应如何顺应时代?

康:我认为这个答案是相对的,不丹与今日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相比,是个具有丰富灵性信仰与生活方式的国家,它能为全国带来和平与安宁。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我也看到不丹出现了很多问题,特别是由于引进现代的生活方式与思维,加上对宗教信仰与习俗背后的灵性意义缺乏了解,因而产生了心灵的问题。

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应感谢那些信仰与习俗,因为自小在这些宗教信仰中长大,对于阻止我们做出负面的行为是有很大的帮助。

至于佛教应如何顺应时代?首先,须知道佛法即是普遍的真理或究竟的真理。这是佛陀的证悟与教法,并非他发明的主张。因此,这普遍真理就在我们的内心,让我们去证悟。不管时代如何改变,这究竟的真理是永恒不变的。

其次,如果有什么要改变的话,那就是证悟普遍真理的方法。证悟的上师,会按照当时最能利益众生的方式而有所调适。

今天大部份对佛法感兴趣的人,似乎都是基于佛法如何为他们的人生带来成功、健康,培养平静的心境,以禅修应付压力等。这些动机并没有错,但是应该逐渐培养关心自己与追求轮回中短暂的幸福快乐以外的事情。

观:身为年轻一代的上师,您要承担些什么责任?您又如何应付呢?

康:在藏语,上师们被称为「丹津」,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佛法的持有者」。因此,从广义上来说,上师的责任,就是要确保佛法这唯一通向幸福的永恒之道不会消失。

由于我生而为天龙传承的持有者,有责任确保一切属于传承独有的哲学、口传、禅修与修持方式能够保存下来,用以指导现在及未来多个世代的人通往证悟之途。举个例子来说,伟大的上师帕莫竹巴(1100-1170)是宁千日巴(1128-1188 第一世嘉旺竹巴法王章巴加雷)的上师,他有八位主要的弟子,由此衍出八个不同的传承,但是现在八个传承只剩下三个了,这实在教人痛惜。试想想,有多少教法及通往证悟的法门就此永远失传了?

由于证悟的上师们如莲花生大士与夏尊雅旺南嘉尔,曾让这国家生色不少,并且为我们带来许多不丹独有的灵性传承,因此所有的不丹人都有责任保存他们的灵性遗产,因为这珍贵遗产与不丹的历史、文化、独特的地位与道德价值密不可分。

所以佛法的衰落,会对这一切带来不利的影响。

观:佛教的宗派之间有何差别?我们该如​​何看待他们?

康:举个例子来说,政府里有不同的部门,例如农业部、财政部、教育部等。这些都是利益国家发展的分工,而每个部门各有其特性与做事的方式,我们应明白它们各自对国家发展的贡献。

同样道理,在金刚乘里有不同的传承,在取得圆满证悟的方法上有细微的差异,但最终的目标是一致的。

因此,将不同的传承视为使佛法的整体更形丰富,并对它们抱持同等的尊重,这一点相当重要。

观:阁下未来有什么活动(如首届ADC、存为爱等)?

康:在未来一年里,我将会忙碌地筹备首届ADC。这是尊胜的第十二世嘉旺竹巴法王及多位天龙传承上师共同创设的,目的是让来自西藏、不丹、印度、尼泊尔及其他地方的灵性上师能聚首一堂,重新振兴传承内各种不同的教法。例如:三位癫狂瑜伽士章雍黑鲁卡(1452–1507)、竹雍昆嘎列巴(即历史上著名的竹巴昆列1455–1529)及乌雍昆嘎桑波(1458–1532)的教法,正在日渐消失;还有瑜伽女的传承,也几乎失传了。同时,这次集会上师们会以不同的语言,就不同的题目给予开示,以利益一切众生。对世界各地的同修来说,能与多位上师聚首一堂,正是从他们那里接受法教的大好良机。

观:有什么讯息、忠告与开示要给不丹的国民呢?

康:我没有什么忠告可以提出,倒是有些感想可以分享。正如佛法所显示,我们全都渴求幸福,但大部份的人却追随产生不幸的因缘,并且认为诸如慈悲、宽容、布施、忍耐与感恩、爱护他人等,只是追求灵性的人如僧侣、上师及修行人才有的品德。而现实是我们是互相依存的,因此我们必须让他人幸福,好让自己也能体验幸福。对人类来说,这一点尤其真确,因为大部份的欢乐与痛苦,都跟如何与他人相处有关。

负面的思想与行为永远不会带来个人的幸福,也不会为身边的朋友与家庭甚至社会带来幸福。总之,我相信在反省我们过去的行为、思想和经验时,就可证明这点。除了借修持佛法能带来智慧与慈悲之外,没有其他途径可以改变人们的思想、认知与行为了。

因此,在物质生活的成功以外,也应将人生的一部份用于培养灵性或精神上的幸福。

我认为这就是上师们提醒我们,保存由莲花生大士与夏尊雅旺南嘉尔传给我们灵性遗产的原因,不光是为了我们本身的灵性幸福,同时也是为了现在及未来世代的和平与昌盛。

 

敬邀您齐种 福田

我们邀请您成为赞助金刚转经轮的108位大功德主之一...

 

订阅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