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_SIZE

Cpanel

俗尘有爱

嘉华多康巴【香港·The CUP】请点阅PDF版(撰文:唐明/摄影:余世培)2012年3月·第122期·陶杰采访 —— 第九世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来香港传法,才三十出头,语言智慧,神情慈悦,在香港充满怨戾的八十后一代里,可不可以找得到?拥有少年老成的涵养,因为年少与成熟,并不矛盾;反过来,无论年龄多Young,如果头脑空洞,缺乏智慧,精神上也可以衰竭枯朽。

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

1981年生于印度大吉岭,于不丹唐果佛教大学就读,获佛学硕士学位,为藏传佛教天龙(Drukpa)传承的资深灵修导师之一,曾往欧洲、南美、亚洲各地讲学传法,现居不丹。

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在港大与一群九十后会面,发现愈来愈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心灵与精神的追求,iPhone换了许多部,还是换不来内心的快乐与满足。也许是「见过鬼怕黑」的后遗症,全世界经过一场金融海啸,终于有所醒悟,为什么「这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沉迷物质到了顶,碰了壁,会不会去推开追求精神的那道窗?

许多有过濒死经历的人,都有感官能力突然超越正常的体会,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解释:「按照佛法来说很正常,这​​就是「中阴身」(Intermediate)的阶段,也叫Bardo,但并不只限于灵魂脱离肉身,往大处看,人生本身,夹在出生与死亡之间,也未尝不是一个中阴身的阶段。」

人从哪里来,为何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开始,就注定各有个性,为何今生会是这样的人?佛教的「业力」,不止是因果之论:「业力是我们每个人的所思所为,每一个人都由人生的经历塑造而成,生是什么样的人,死了也一样,分别只是没有躯壳而已。」

仁波切与香港资深媒体人,有「香江第一才子」之称的陶杰,一起讨论时下年轻人面对的挑战 仁波切参与历时一个月的环保步行 仁波切参与植树活动

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解释最常见的三种人生观:「第一种是Divine Intervention,一切冥冥注定;第二种靠运气,by chance,命运发生纯粹偶然,人生是每一个人自己的行为、思想所缔造,每一个行为,都会种下一个果,而结果可能要等很长的时间才会浮现。」他劝说:「社会上众人意志的集合,不要以为自己很渺小,你的所作所为就没有影响。」

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如何,是扬善还是为恶,是和谐还是杂乱,是美还是丑,是万千个人所作所为的集合,这就叫「共业」了,今日香港的所有问题:空气污染、交通拥挤、楼价过高、生活压力大,年轻人无望,甚至政府官员的诸多过错,即使身为普通市民,也不要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

但香港的问题,譬如崇尚物质,拜金至上,也已是Universal(普遍)的现象。美国带领的消费主义,主宰了近三十年的世界潮流,直到今天,中美成为全球「两大超坝」(Two Most Dammed Countries),形容这两国对资源的占有与垄断。中国人到处购物,还衍生了一个新的英文单字Chinsumer,但愈疯狂抢购,愈暴露出内心的不安与空虚。

嘉华多康巴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现居不丹。不丹、尼泊尔、印度、缅甸,与西藏不但相邻,还共享水源,但中国政府近年在雅鲁藏布江截流大修水库,直接影响别国的命脉,地区的不安何尝不缘于人心狭碍? 「佛教没有国界的概念,不相信民族主义,因为我的前生可能是中国人,你今生是中国人,前生也可能是印度人,美国人,为国家种族而互相争斗,完全是一种受现世局限的知障。」

佛法的要义,最精于一个「知」(Awareness),无知是一种「障」,障又平白生出多少孽?去除人的罪孽,第一步,就是去除无知的障碍。康祖仁波切(嘉华多康巴)到港正值情人节当天,对于香港年轻人庆祝情人节之,他并不反对:「庆祝爱,总比散播恨好得多。」

但到底什么是爱? 「盲目的爱是危险的。爱也是一种知,相知而相爱。在这世间,生命相依,人类与其他生物,都需要自然环境,知道这种关系,就自然会有所行动,挽救保护,爱就是『知』的行动。」

佛法不但无分国族,还相信众生平等,不但主张做世界公民,更以宇宙的层次看待生命。临别之际,他主持了一场「放生」,「放生的意义」,他说:「绝不止于为了自己积德,而更多是出于爱护生命。」厚生载物,才是世间大爱,或许也是值得经历一段人生的理由。

 

敬邀您齐种 福田

我们邀请您成为赞助金刚转经轮的108位大功德主之一...

 

订阅 新闻